二乔

)束音。
个人日常话唠lo
-间歇性精神病/轻微人格分裂患者(误)
-碎碎念堆满,偶尔穿插正经图文
-日常,就是日常(冷漠)
希望没人看——

我还想做一个女孩子

竹染轩阴:

※允许转载
※※无上文学公众号链接:点我分享到朋友圈 给更多小姑娘看


 


女孩子。 


 


女孩子,有多少的花才能织一个这样的梦。她们的肢体生自上神手中的碗莲,每一口吐息都是兰花的幽芳。紫藤萝是流淌的婉转的眼波,百合的清芬熏陶每一个青春的梦乡。八重樱点了柔软的唇瓣,将来还要用艳丽的颜色去涂抹,水仙开在眼里,先爱镜中自己,再看向哪里都美不胜收啊。


 


她们降生这世间更加的不易。大把的金钱撒向空空的白色的口袋,胚胎里本该充满惊喜欢愉的秘密,就向她们最亲近的凶手敞开。女孩子们,她们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竟然就这样融化了,破碎了,流向不美丽也不温暖的地方。这一场盛大而悄无声息的种族屠杀,和二战时候的集中营也没有什么区别。她们也有可能做这家里第五第六个小孩,备受期待的弟弟终究还是没有到来。她也要加入这期待的大军,她需得期待,否则不可能全无怨怼,关于岌岌可危的生活,关于残缺的爱,多余的自我,过时的悲哀。


 


在童年,在她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宠爱她们的家人,给她们穿美丽的花裙子,告诉她们世界是好的,人是好的,要记得善良和微笑。她们爬上母亲的梳妆台,偷偷涂抹口红,打开大人的衣柜,学做电视里的扮相。她们给身边的好朋友梳乱七八糟的辫子,结伴去学画,学舞,学习演奏乐器,说细细碎碎的小话,咯吱咯吱脆生生地笑。约定好了,长大以后妈妈的衣服都留给自己穿,商场里好看的裙子鞋子都要自己买。见到陌生人要记得有礼貌,长大的小孩可不能胡乱尖叫大哭啦,要笑,要笑呀。笑起来的女孩子最好看啦。


 


可是她们不知道,为什么深爱着她们的爸爸妈妈,总是要这样忧心忡忡地看着她们。让她们去学跆拳道,散打,防身术和咏春拳,让她们去跑步,游泳,去健身房。打个的士也要千叮咛万嘱咐,明明已经长到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年纪,却因为她们已经长大了,明事理了,更加招人喜欢了,要来没收她们的花裙子。不仅没收了花裙子,还要告诉她们,这个世界其实一点也不好,人也不好,假如她们非要穿花裙子上街,那么显而易见,她们也一定是不大好的。


 


你怎么可以在夜里穿得那么好看,涂红红的嘴唇,对着别人笑?这不对啊。你活了那么长的十几年,懂得的那些东西,全是错误的呀。你自以为期待的未来,都是在成长之后要学会放弃的。毕竟你不是一个男孩子,你知道吗?如果你是一个男孩子,我们也不会这样说你啦。


 


不然呢?他们问,活命和漂亮,你要选哪一个?安心嫁人和受人指摘,你要选哪一个?生儿育女和孤独终老,你又要选哪一个?你是个大人了,怎么说话还像个小孩子呢。


 


活命,结婚和生小孩,已经二十一世纪了,这三样东西还是绑在她们身上,这个社会就好像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替她们操心了一样。眼前是一重又一重的火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要勇敢地去生活。因为很爱这个世界,所以小心努力地生存。因为爱上一个很好的男孩子,所以尝试着走进婚姻。因为期待做一个母亲,所以可以忍受生育的伤害。或者她们对这些不感兴趣,就去做一个独立可爱的女人,把所有的飞短流长都扔在脑后,提起长刀,斗志昂扬地奔赴战场。


 


好难,好难。是草原上的小鹿,是雪白的羊羔,豺狼虎豹一大群,有一只就能要了你的命。无数的声音窜出来辩解,说食肉是他们的天性,食草就是你的不对。你的善良成了懦弱,你的信任成了愚蠢,千错万错,他可以被原谅,你却难辞其咎。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人之所以能被称为人,是因为他们不是动物。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答:我什么时候才能把花裙子重新拿出柜子?


 


我还是想要做一个女孩子。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做花筑的,水做的,梦织的女孩子。永远心怀希望,永远热爱光亮。我要在这样美丽的世界里堂堂正正快快乐乐漂漂亮亮的活下去,我要亲手把这个扭曲的社会一点点掰向正轨,我要亲眼看到我们所有人不必在独身的黑夜里害怕的那一天。


 


在那样的夜里,我一个人走过漆黑的街道,只会抬头看见月亮很好。


 


在那之前,我会死吗?


 


我要等到第几生?


 


TBC.

那我就发出点不一样的声音。

文件另存为:

清江:



我想说的其实都被重门老师说完了,但还是努力地再挤一些其他东西说一说吧。
我也反感过度ooc,这没什么好否认。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新手作者们不必害怕。
新手、ooc和过度ooc,是并不相同的三件事情。
每位作者都曾是新手,每篇同人都会存在ooc,但只要你塑造的人物没有偏离原作大主线,不会有人特地去给你鸡蛋里边挑骨头。
新手的度容易把握不好,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但只要你曾经用心钻研,一定能从你的文字中看出钻研过性格的痕迹。
所以不用太害怕,想写就写,没在怕的。
只是别纯粹为了自己开心,披着人物的外壳和名字,去写两个和他们完全无关、完全不相似。
甚至会有些让人感到不适的人物就好了。


独钓冰窟:



就事论事发散一下,不针对任何人。我不会写小论文,就给你们写段相声吧。

  


我尊重你发文的权利,也希望你尊重我发声的权利。

  



  


现在言论一边倒,那我就说点不一样的。毕竟鲁迅说偏听则暗   
   

    

    (鲁迅:我TM没说过      

   

  


在我看来,撕逼掐架腥风血雨挂墙头都不是什么可怕的事。

  


最可怕的是捧杀。

  


捧杀啊记住了【敲黑板

  



  


我理解同人圈里这种创作者至上的鼓励风气,谁不喜欢听夸奖呢(我也喜欢)对于好的创作者,我们不吝赞美,对于努力的创作者,我们也给予鼓励。

  


但这不意味着所有读者都必须说好话。

  


或许创作者都会有过这样的疑问:我写/画得好吗?我是不是应该这样做会更好?

  


粉丝喜欢太太,肯定都会说:不不不太太你已经很棒了!你这样就很好!我觉得你的XXX特别好我特别喜欢!!【以下省略彩虹屁套路一千字

  


作者可能偶尔还会产生这样的困惑,但她不会得到一个客观的答复了。于是在甜言蜜语下,她麻木了。她安于现状甚至逐渐自大,不再问了。

  


这不是喜欢她,这是在毁了她。

  


在此感谢一下那些指正我问题的人和骂我骂得狗血淋头的人,虽然很想揍你但还是谢了(。

  



  


说回瞳耀。

  


我算是很早入坑的了,当时tag才100左右吧。我真是把瞳耀当儿子一样看大(。那时能吃的粮一只手数得过来,苦得小白菜地里黄,天天和基友流泪割腿肉互喂。但那个时候总还怀有希望,觉得我再努力安利一点就会好的,等更多人看了SCI,更多的文画手入坑,就会好的。

  


后来瞳耀逐渐热闹了起来,产粮的人也多了,tag涨到了4000。

  


好了吗?

  


或许吧,我不知道。

  


看着满屏的怀孕生子流产堕胎,娇滴滴哎呀呀的展耀,霸道总裁妻奴白羽瞳,我真的不知道。

  


(不针对生子就举个例子)

  


好的文确实有,但能在tag里一眼看到它吗?很难的。

  


OOC的文因为梗讨喜热度成百上千,正经的好文看的人寥寥无几甚至上不了榜单。

  


最后心寒的是谁?最后走的人是谁?

  


醒醒吧,你要维护的到底是什么?

  



  


我好几次跟亲友说我想退圈了,我画不下去了这根本不可持续发展,我觉得我在看悼亡者之瞳x王者荣耀。然而还是不停地在被摁头强行续命 

  


我喜欢他们的兄弟情,他们的默契与信任,日常打闹,他们互为枷锁又互相救赎的独一无二性。然而每次扫tag都觉得,我好像和大众喜欢的不是一个瞳耀。

  


我不是说生子不行流产不行。可以。当然可以写。梗是没有罪的。

  


错的永远是OOC。

  


白羽瞳不会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撕心裂肺说我错了是我害了我们的孩子,展耀也不会变成无理取闹作天作地成天撒娇的孕夫【那不是公孙吗(ntm

  


只要展耀还是展耀,白羽瞳还是白羽瞳,那要写什么梗都是你的自由。我可以不喜欢,但我尊重你。

  


但同样的,你在创作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对它负责,为它承受褒贬的准备。鲁迅一代文豪不还照样被人指着鼻子骂【鲁迅: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胡说

  


当然搞事的杠精KY智障直接手撕吧这种人的话不需要听。

  


我敬佩那些有勇气站出来发言的人。不管他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至少他们指出了这个圈子里存在的问题。当然,也希望注意一下分寸和形式。毕竟建议和意见是有区别的。

  



  


就想到这么多。

  


一句用烂了的话,同人创作就是戴着镣铐跳舞。你既然选择了戴上枷锁,那就要承受住它带来的重量。你跳成四小天鹅还是老巫婆扑腾都是你的事,但你要敢把镣铐摘了放飞天际,你看你会不会被吊起来打。

  


当然我也不搞双标政策,我今天说了这些话就说明我会接受任何合理的,槽我挂我骂我OOC的言论。只要你认为我OOC了你就可以说出来,甚至你觉得我画得难看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会听的我不会骂你哒。

  



  


我的观点就是这样,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欢迎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要吵架不要引战。

  


不针对任何人,不要对号入座。

  



  


还有一个事,一些瞳耀无关的,还有RPS拜托不要打瞳耀tag了。

  


真不是我圈管,这算是真人剧圈约定俗成的原则之一。

  



  


大家一起努力吧。